地藏缘论坛 - 佛教人气社区 佛友网上家园 网络净土 wiki www.folou.com

 找回密码
 註冊
搜索
查看: 1567|回复: 2

口述歷史之一—訪廣慈法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6 18:3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倒茶弟子 于 2011-9-6 19:45 编辑

口述歷史之一—訪廣慈法師

※影音檔精彩片段(2分15秒)


編按:

以梵唄見長的廣慈法師,指導過無數的僧眾,舉凡「梁皇寶懺」、「淨土懺」、「燄口」、「水陸」等唱腔及儀軌莫不熟悉,以八十多歲的高齡,唱誦起來仍游刃有餘、中氣十足,直教年輕法師們佩服不已! 早在東初老和尚任江蘇焦山佛學院副院長時,廣慈法師與煮雲法師、星雲法師等皆還是學院的學僧。來臺後,東初老和尚於法藏寺閉關期間,廣慈法師擔任過《人生》的主編,同時協助照料監督文化館山坡地整地的工程。老和尚出關後,發起倡印《大藏經》的計畫,廣慈法師便參與了影印《大藏經》環島推廣的活動,為弘法佈教及印經事宜,走遍大鄉小鎮,貢獻卓著。


採訪時間:2007.09.16

採訪地點:法鼓山男寮貴賓室

採訪編輯:釋果見

記錄拍照:李佳勳

錄影:韓威雄


在焦山佛學院時期,與東老有著師生關係
那個時候,東老是我們的副院長,我跟煮雲、星雲、悟一、蓮航法師等都是同學,由於在焦山讀書的因緣,認識了東老。

東老他待學僧比較嚴格,有什麼小毛病,馬上就很不客氣的指點出來。所以,我們很多學僧當時非常的怕他,只要他從前面走來,我們就走到別邊去,怕挨他罵,其實我們碰到面的機會也不是很多。

當時,太虛大師在焦山辦了一個中國佛教會會務人員訓練班,就以焦山的學僧為班底,我們也都算在內,東老當然也有排一個科目來教我們。

主編《人生》兼文化館監工
畢業以後,我們就離開了焦山到臺灣來。當然,比我們先到臺灣的東老是我們的副院長,我們到了臺灣自然應該要去拜訪他。因為那個時候,他在法藏寺的關房裡面,我就替他編《人生》。閉關的時候,就已開始籌建文化館了,因為他在關房裡面不方便處理這些事務,所以可以說外面的事,都是我在做。

挖山的時候,都是我去監督的,我開玩笑說我才是文化館的真正的「開山」。當時,北投山裡面天氣很熱,每天要從文化館跑到法藏寺,又從法藏寺跑下來監督,那個時候又沒有車,都是步行,每天就是這麼上啊、下呀!監督工人去整平那塊山坡地。

自從東老出關以後,文化館就開始蓋。我那個時候人還是住在法藏寺,法藏寺不是有個塔嗎?就住在塔的上面。心悟法師也是住在那裡,我就把《人生》交給心悟法師編,我自己就照應文化館的這些事情。

提昇文化,推廣藏經
文化館建好以後,既然是稱作「文化」,我們就做文化的工作。這個時候參與的有張少齊、孫張清揚、朱鏡宙、閻錫山,好像還有李子寬等人,這些大老們大家一起開會商議。

臺灣佛教在日本統治的時候,日本人把臺灣出家人的文化水準,壓得非常的低,頂多初中、小學畢業而已,能讀到高中的,十個裡頭沒有一個,這證明他壓得很厲害!

我們來臺以後,就想把這個文化水準提高。我們立了幾個構想,一個就是辦學,一個就是辦雜誌,還有一個就是出書刊。因為,那個時候書刊實在太少了。

後來請到了一套日本的《大正藏》,這部大藏,日本人花了很大的工夫,能請到這部大藏可說相當不容易。當時在臺灣,是沒有藏經的。因此,我們想用影印的方法把這一部藏經推廣。為什麼用影印的呢?因為,排版我們排不起,經費負擔太大了;影印還可以便宜一點,所以就採用影印的方式。

環島佈教,廣宣影印大藏經
我們也沒有錢,那我們就是去環島、去宣傳。由南亭老法師領隊,煮雲法師、星雲法師跟我,就帶著澎湖佛教及宜蘭佛教的歌詠隊,到各處去宣傳,到寺廟裡面或外邊,搭建一個檯子來唱。那個年頭,唱歌是有人聽的,也沒有電視,也沒有什麼設備,聽到說有什麼地方在唱歌,哇!人好多、好多都來了。人聚集多了以後,我們就講佛法。講到最後,我們就講什麼呢?講《大藏經》怎麼好、要怎麼預約、怎麼付款……,就是用這個方法,全島去宣傳,花了很長、很長的時間。

宣傳結束了,還有不少人訂貨,所以,我們回來要開始印了。為了省錢,於是我們想自己組成一個公司,就在萬華租了一個地方,就成立了一個印刷公司,那個時候星雲法師、煮雲法師及我,還有張少齊、孫張清揚,我們就去買機器回來印刷。

後來,做了好像沒有多久就停頓下來,因為經費不夠了。停下來該怎麼辦呢?這個廠不能停,所以整個廠全部就送給現在新文豐的老闆了,由他接收後用這個做生意的方法去經營,也是用印刷機印刷,他就把舊有的書,拿起來照相製版,再把它印出來賣。排字排不起,排字太貴了,那時用照相製版!新文豐今天才會賺那麼多錢。

我們是第一批負責印《大正藏》的,《卍續藏》就是另外的人印的,不是我們。後來的那個《中華大藏經》,那就是立委董正之、周金傑、朱鏡宙、還有趙茂林他們負責的,那個時候居士參與很多。

不畏吃苦,行腳遍及大鄉小鎮
我們一路上就是找寺廟,畢竟找寺廟錢就可花得少一點。當然,也有很多寺廟主動請我們到他那裡去宣傳的,尤其最熱心的就是屏東東山寺的圓融長老尼,也就是天機法師的師父。當時有很多臺灣人會排斥大陸法師,但圓融法師很開明,對大陸的法師也不排斥;另外有些情況是因為很多寺廟裡就只一個人,希望我們去能夠把他們寺廟也提昇一下,讓人家知道,那來的人就會多了;也有的人,覺得這是屬於佛教的事業,都是在替佛教做事,大家應該出一點力,這樣子來呼應的。

環島訪問團隊,我是財務長,我們自己也帶著一部分錢,沒有錢就想辦法去找錢,再沒有辦法的時候,就花自己帶來的經費;有辦法的時候,就希望利用地方的支援。因為,大家都窮!大家都沒有錢,老百姓也窮,所以,非常非常的可憐。我們總是希望大家多訂一點,到每個地方,至少都有訂個三部、五部的,看寺廟可否訂一部啊?那個什麼大信徒的也勸他訂一部啊,那個時候,要推廣也是相當困難。訂戶可以分期付款,一次叫他交清,那是沒有辦法的。反正我們大鄉小鎮都去過、都走過,什麼地方都要去,走了好幾個月!那時候,南亭老法師歲數也蠻大了,比較辛苦;我們才二十幾歲,不到三十歲,煮雲法師那時三十幾歲。吃苦,我們還能吃,無所謂。

總之,還是能把這個《大藏經》印行出來了,對佛教算是一個很大的貢獻。

環島訪問團的分工
記得當時好像是南亭老法師是隊長,煮雲法師是副隊長,星雲法師是總務,我是財務。隊裡還有一些居士,到一個地方,他們就找地點搭台子、拿喇叭到外面去宣傳,這些都由歌詠隊的人去宣傳。東初老和尚是留在文化館坐鎮,我們把到外面宣傳的成績拿回來以後,就交給他整理。書如果印好,他要負責分發。也就是以文化館這個地方為主,我們大家都是協助文化館來出這一套《大藏經》就對了。

對於發起人,當時來參與的政要也蠻多的,其中有信佛的人也不少,大家都有出力。我們之所以請他們參與,一方面向他們募化,另一方面希望他們自己也能訂一套。像于右任這些國大代表、劉中一、吳仲行、黃一鳴等人,國大代表裡邊很多信佛的,都有出力。所以合起來才有幾百部,要不然也不簡單呢,沒有幾百部就出不成,因為印刷費太貴了。

之後,大概有一部分的存款,就用在蓋紀念堂及文化事業等,這些計畫就慢慢的展開了,而我們也開始出去辦學了。首先是在臺中的寶覺寺,那時候,有個林宗心,他對大陸人也不錯,還有一位大同法師,就住在寶覺寺在那裡,幫林宗心的忙。

散兵遊民一網打盡,佛教人士慘遭逮補
後來不久,就遭難了,很多出家人通通被抓起來了!當時,陳誠下了一個命令,凡是大陸來的人,都是「散兵遊民」,得通通抓起來。就連出家人也算在內,例如慈航法師及中將退伍才來出家的律航法師等人都被關了起來,被關在桃園一個做煤炭球的工廠裡面,關了將近一個多月。

後來蒙李子寬、孫張清揚、于右任、居正等這些黨國元老出來擔保,說:「出家人啊,絕對不會來做這些間諜什麼的。」所以,才沒有事喔!不然的話,麻煩可大了!

因為,當時確實從軍隊裡面逃掉了很多兵,尤其是出家人,逃了很多兵。像我們是怎麼來臺的呢?我們是做兵,隨青年軍來臺的。

我們這些小和尚在大陸身無分文,不要說買飛機票,半張船票都買不起,根本窮到不行,壓根兒沒有想到臺灣的念頭。那個時候,孫立人的夫人孫張清揚,曾經在寺廟裡作客,和我們很接近,她看到我們這幾位還蠻優秀的,好像留在大陸挺可惜的。剛好,孫立人在大陸招考知識青年從軍,號召了六百人,那個孫夫人就說:「這樣好了,我去找幾十套軍服,你們穿起來,就跟這些青年一起到臺灣去吧!」

我們就到了上海,一起坐上登陸艇,登陸艇底是平的,一遇到風浪啊,就搖得每個人都吐!吐得連膽汁都給吐出來了。好不容易到了基隆,孫夫人說:「你們一上了岸,就跑掉!」名冊裡面根本沒有我們的名字,我們是混到軍隊裡面來的。

但是,我們一到了基隆,往哪兒跑?也不曉得天南地北,也沒有一個人在岸上,到底該往哪裡跑?只有一個人跑掉了,就是印海法師,他一下了船就真的跑掉了。

那我們沒有辦法跑,怎麼辦呢?只好跟著大家,從軍到了臺南。孫立人在招考的時候,說是招考「知識青年從軍」,就是一種「軍官」的那種宣傳號召。但是,一到臺南那個軍隊營房,外面卻掛了一個牌子:「入伍生補充總隊」。怎麼進這種兵呢?其他那些人就不進去,之前講到什麼軍官訓練啦,什麼東西啦,結果弄了個半天,連個兵都不是,我哪是來「補充」的啊?它不是自己成一個隊,那也沒辦法,你人已經到了,還能怎麼樣?不進去,也得進去。所以,就進去了。

我們就在第三連第二排,這個一排的都是出家人,當時的排長是一位基督徒,專門兒欺負出家人。
當時,每天早晨起來,就是「五千米」!穿個紅短褲,站在那裡排隊,抖喔!抖完了以後,出去跑;跑回來的時候,那個汗珠啊,有黃豆那麼大,整顆整顆的流下來。每天跑回來,最後一個到的,就是星雲法師,他又跑不快,沒法子啊!

當時管得嚴啊!真的太嚴了!有一個叫做戒視的,去添飯的時候,吐了一口痰,被排長看到了,硬叫他趴下來,把地上那口痰吃掉!地上可都是灰塵耶!那個痰一吐沾的都是灰塵,他硬叫他趴下來,把那口痰吃掉,這個實在是欺人太甚了!

所以,今天跑掉兩個,明天跑掉三個,那一排的就通通跑掉了。因為我們站衛兵,站了衛兵就跑掉了。正因為這樣的緣故,散兵遊民在外面的確是很多。

聖嚴法師他不是參加孫立人的軍隊,他是從大陳島撤退的時候,好像他也是跟著軍隊撤退到臺灣來的。煮雲法師則是從普陀山撤退到臺灣來,他也不是跟我們一起來的。跟我們一起來的,就是星雲、戒視、清月、淨海、印海、浩霖法師,以及現在的殷嘯秋、曹敬三等,好多、好多,那時候天寧寺的學僧,都是一塊兒來的。曹敬三、殷嘯秋這些人,後來他們也做到上校了。就我們所知道的一點皮毛,當時孫立人遭到了排擠,因為他不是黃埔軍校這一系的,就遭到周至柔這些人的排擠,甚至說孫立人要造反,他才會被軟禁起來,實在的情形是沒有這回事的。所以軍隊裡面,孫立人底下的部隊都不會升官,能夠做到上校、中校的人,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總之,每個團體都有派系,不要說軍隊、國家、政治有派系,連和尚都有派系,有派系是在所難免的。

一段到處流浪而無法安頓下來的辛酸史
我們要跑,也沒什麼地方可跑,第一個就是跑到臺中的寶覺寺,因為那邊有一個大同法師是我同學,我們就跑到那裡去住了幾天。

寺中有位比丘尼,人很好,給了星雲法師、宏慈法師跟我這三個大塊頭一人一塊大白布,要我們自己剪裁,我們先做件褲子穿。做完以後,沒有衣服穿怎辦呢?總不能一天到晚短褲啊!每天就在那裡做衣服,用針在那裡縫啊縫的,縫了幾天才縫出一套衣服來。

有一天,我感到好像要拉肚子,我一站起來,突然看見後門曹敬三出現了。我說:「你來幹什麼?」'

曹敬三:「來抓你們了啦!」

哇!我一嚇,大叫:「不得了!你要死,你怎麼會帶他來呢?」

「沒關係,沒關係!那個排長啊,走到大殿前面,太熱了,他說:『唉呀!我就在這裡休息一下,散步散步,你到後面去找一找。』」

所以,還好只有曹敬三一個人進來找。萬一排長要是不怕熱,一起進來找,那我就被抓回去了。蒙菩薩保佑,菩薩叫他在外面「休息一下」,叫他迴避。

我說:「你趕快跟他說:『有在這裡,但昨天到臺北去了』。」

曹敬三回去跟排長說:「他們三個人,有在這裡,可是,昨天到臺北去了。」

排長:「喔,到臺北去了,那我們到臺北去找。」就走了。

後來,我們的確又到了臺北,到了新公園旁邊的時候,不知道星雲法師怎麼這麼倒楣,人掉到水溝裡面去了。才這麼一掉,那個身上的鈔票通通跑出來,給水這麼流、流、流……,水流太快,找也找不到了。結果三個人身上一毛錢也沒有,你說還能跑哪裡去?腦中真是一片空白,這怎麼辦才好呢?只好,再去找孫夫人了。

孫夫人那時候和張少齊在中華路合開了一家書店,我們一到書店,孫夫人給我們一個人五十塊錢的關金。那時候,關金蠻值錢的喔,長長的。她要我們到靈泉寺去。

戒德、默如、印海法師他們當時都在靈泉寺那裡,我們到了靈泉寺,印海法師他說:「這裡住不下了!這裡沒有位子,沒有房間了!」那我們只好離開,他又介紹我們到觀音山。我們便到臺北車站,打算搭乘往觀音山的車子,後來好像是沒有錢了,還是怎麼樣,觀音山也就沒有去成。

沒去觀音山,我們就跑到圓光寺。慈老在圓光寺辦了一個佛學院,所有的大陸青年,幾乎都在那裡,包括唯慈、自立、幻生法師都在那裡。星雲法師有身分證,宏慈也有身分證,就我沒有,我身分證不知放在哪裡,仍舊不能被收留。

發三個願「不要廟、不收徒弟、不要錢」
菩薩保佑!經過一些波折,後來就慢慢安定下來了。

那時候,我就發了三個誓願,我爲了要教學,不要廟、不收徒弟、不要錢,發了這三個願。因此,我所有賺的錢,通通護持星雲法師在宜蘭蓋念佛堂,我的錢出了很多。我到他那裡,他就叫我買他的《釋迦牟尼佛傳》,他說:「你買回去啊,給徒弟。徒弟皈依了,你給他一本《釋迦牟尼佛傳》。」我想也有道理,我就買了幾千本,回去就通通送人,我袋子裡空空的了,錢都送給他了。

我覺得始終有菩薩護我的法,我這袋子裡面用空了以後,耶!自然就有人送錢來,所以我這一生雖沒什麼錢,卻也沒有愁過錢,樣樣都有,真的很奇怪,不可思議!我到現在也沒有寺廟,也沒有錢,也沒有什麼東西,就是每天在這個佛學院教書、到那個佛學院教書,每一天就在車上來回的跑。

我也曾在澎湖待了八年,當時澎湖沒有佛教,我就成立佛教會,帶居士來受五戒、來出家,這相當是一個佛教的自救會,我又在澎湖辦幼稚園,還搞得有聲有色。在這個八年之中,每個月都要坐飛機到宜蘭,教他們梵唄唱誦,星雲法師的弟子慈嘉、慈容、慈莊、慈惠,都有來聽我的課。後來星雲法師不知道用什麼方法,能夠鼓勵他們出了家,真不簡單!星雲法師的佛光山之所以成功,就靠這「四大金剛」,確實能幹!像找到一個好的翻譯—慈惠法師,那翻譯得真好,一句都不掉,星雲法師今天的成功,慈惠法師貢獻的力量很大。

那慈容法師很有找錢的本領,真的能幹。「這個地方太小,那個地方要改建,要怎麼募捐,怎麼化緣……。」馬上提出辦法來。他不管到什麼地方,去住一個晚上,派一個人去領導念佛,例如找慈莊法師,你只要來了,你就走不掉了。「唉呀!你要回來啊!這是你的家啦!」就是這樣親切得很,不論你年齡是大是小,信徒就多得不得了。

當然,星雲法師也有本事,他就籌錢建圖書館、出版佛書等,賣得很好呢!那個時候書很少,不像現在書太多了,你送給人,人家都不要。那時候,要能請到一本書,喔,很稀奇呢!都去買了,這樣他收入就多了。

各人走的路不一樣,星雲法師他不是專精唱誦的人,他就選擇走這條路。現在星雲法師說:「我沒有自我了啦,我聽他們招呼,他們招呼到哪裡,就到哪裡,我要休息,都不行!沒有自我了!」

創辦《今日佛教》刊物
我也住過善導寺,就住在放骨灰的那一間。那個地方,櫥子裡面都是擺著骨灰,我們就睡在外面,是用榻榻米的,早上起床以後,就收回櫃子那個裡面去,晚上再拖出來用。

後來,我就創辦《今日佛教》,那個時候是叫做《佛教畫刊》。我照相還得過獎的,但我只有「一機」,浩霖法師稱為「三機法師」,所謂「三機」呢,第一個是打火機,因為他抽煙;第二個就是照相機,他到處照相;第三個就是收音機。我們那個時候,買個收音機,很時髦的,一般買不起的。那個時候,他有個小收音機,好稀有呢!所以,我們叫他「三機法師」。有錢的時候他就買這些東西。他人也很好,就在善導寺在圍爐。

我們辦這個《今日佛教》畫刊,辦了差不多半年。當時我找李春陽當總編輯。他是個作家,也住在善導寺,一個小入口,要爬進去才能睡覺的那個地方,《今日佛教》月刊,就在那裡編。

後來就把它改組了,成立正式編輯委員會。包括演培、悟一、妙然、心悟、星雲、煮雲、我,還有一個忘了是誰,總共八個,八個人組成一個編輯委員會。在那個時候各雜誌刊登的文章裡頭,我們《今日佛教》,可說是最好的一個雜誌。接著才有《菩提樹》等刊物出來,《今日佛教》岀來算早的啦。因為我常常去求東老寫文章,所以東老也有文章在我們的雜誌刊登。其他還有默如、戒德、南亭、智光、佛聲、證蓮等這些老和尚也都來寫了。

十方叢林與子孫小廟
證蓮法師就是江蘇常州天寧寺的老和尚,很了不起的。(編按:《東初老人簡譜》記載1934年27歲時,曾「赴常州天寧寺親近證蓮老和尚習禪及叢林規矩半年;禪定功夫,植根於此。」)證蓮法師來臺灣後,就住在竹林寺。天寧寺是屬於禪宗的沒錯,但證蓮老和尚是屬於哪一宗的,我不是很清楚。因為,我們出家在小廟,要以小廟的那個宗為我們的一個宗派傳承。大廟裡面,是傳法不傳徒的,所以,你屬哪個宗,是算在你小廟的那個宗,要這樣子算。

大廟是十方;小廟是子孫,師父傳徒弟,傳了徒弟傳徒孫,這是叫做子孫廟。大廟裡面是不准收徒弟,任何人都一樣,你推舉為當家之後,你要是今天收了一個徒弟,那師徒兩人就會被一起「遷單」,這是一點都不客氣的。不可以收徒弟,不能成立小圈圈,你是我的徒弟,我比你好;你是他的徒弟,你比他好,絕對沒有這樣的事,都是十分平等地看待。只要你有能力,不管你是什麼人,你都有機會被提昇,這是非常的平等、十分好的一個制度。

小廟就能收徒弟,他收的徒弟,留在小廟裡面。等受了戒以後,他就可以到其他大廟裡掛單,這個掛單就不困難了。因為要到大廟裡掛單,要憑戒牒通過,沒有受過戒、沒戒牒的,連一餐飯都不能住,一定得要經過這一關認可才行。不像小廟,小廟可以「一宿兩餐」,凡是出家人,到了你這個地方,寺方一定要供應一宿兩餐,你不能說我把廟門關了,今天不留他,這是不可以的。寺廟不是屬於哪一個人的,都是佛祖的,他也有份,我也有份。所以,出家人都有一宿兩餐的權。

大廟,你要臨時掛單,一天也好,一個月也好,一年也好,;你要去安單,那規矩又不一樣了。這個時間長了,怎麼安單,怎麼守人家的規矩,那要看人家的規定了。

東老晚年十分器重的煮雲法師
我跟煮雲法師是戒兄弟,也是同學。

煮雲法師這個人呢,是個命很苦的人。他在小廟出家後,就趕經懺,一趕就趕到了二十多歲,才到南京棲霞山寺受大戒。受過戒以後,他就在佛學院裡讀書,和我們同屆。後來,一起到焦山佛學院考試,他也考上了。可是,這就要怪東老了,東老一看,這個人高高大大的,長得又老,看起來風霜滿面的,說:「這個人還能進學院?他能進學院,我也能進學院!」東老看他又老、又大,好像年齡三十多歲的樣子。所以,為了東老這一句話,佛學院就沒有正式錄取他。

但他也不走,他就在那邊掛單。鐘一敲,他就去聽課,他就站在旁邊聽課,真是了不起的。我們上課,他就去聽課,他比我們還用功。雖然他是旁聽生,不是正式生,他成績可能不比我們差,這也是一個插曲。

煮雲法師也是當兵再過來臺灣的。我們早就離開,他還在當兵。後來他就裝病退下來,住在后里的懷德堂,並給信眾做開示。後來就到各個寺廟去講演。他遇到一位叫鄭納德的居士當他的翻譯,煮雲法師走到什麼地方,他就跟到什麼地方。所以,煮老到各處去弘法,就靠他了;沒有他,煮老也沒有今天。

他常替人打佛七納福,到處去打佛七。後來,好像打出了名,很多地方都找他去打佛七。由於打佛七的緣故,弟子也就多了。

煮雲法師先幫星雲法師的忙,建高雄壽山寺;壽山寺建好了之後,就接著買佛光山。煮老到處化緣、募捐,幫忙建佛光山。他兩人本來是拜把兄弟,煮雲是大哥,星雲是小弟,煮老很疼愛他就對了,看他又聰明,又能幹,就幫他的忙。結果,佛光山建好了以後,星雲法師就不留他了。他只好想辦法到臺中建清涼山,不然的話,他還是會留下幫星雲法師的。

我們這些人,年輕的時候就看破了,沒有什麼。我都幫人忙,只要人家用到我的,只要我有能力的,我就幫人家忙,這個不是自己吹,這麼多年來,就是這麼做。

他當時到了臺中,遇到從普陀山一起出來的一個小和尚,在臺中開店賣油條。煮老想在臺中買塊地,這位小和尚就到處去找地,找到現在清涼山這塊地。煮老就去化緣,把地買下來。他託這位小和尚買地,小和尚卻登記他自己的名字,煮老外面化緣來的錢,放到銀行,也是掛小和尚他的名字,什麼都是他的名字就對了,後來建了一個觀音殿,也是用他的名字。

煮老出去打七、募資化緣回來建廟的錢,一回來袋子裡的錢都被他扒空了。煮老想建廟當然要錢,這個沒什麼不對,就通通給他了。到頭來他建的這個廟,全是歸小和尚的,煮老一點都不知道。煮老那個人,也是個迷糊人!這事全然不懂。後來又建了一個法堂,他住在法堂的樓上。

有次,我跟他說:「你不能回去住,臺北也沒得久住,你住這裡就好了,你不要回臺中去,你回到臺中去,不到兩個月,你就會往生!」我故意嚇他。沒想到,不到兩個月,他就生病了,回到高雄鳳山蓮社,二十幾天之後就往生了,真的回去不到兩個月就死了。真的蠻可惜的!年紀也不算老,也才六十多幾,七十歲左右啊,比我們大五、六歲而已。

東老的兩個徒弟
我跟聖嚴法師的因緣,有兩方面:第一個是出於東老的淵源;第二是文化館及農禪寺的事業,後來我也常去教農禪寺的住眾。

我們常去看東老,東老是要我和他一起住。但是,東老很節省,和那默如、戒德法師一樣,真的是一塊豆腐要吃三天!實在太節省了,我們吃不下去。所以,我沒有辦法和他一起住。聖嚴法師也聰明,他也不和東老一起住,今天到哪裡閉關,明天到日本讀書,他就是不回來;聖開法師也是一樣。東老就這兩個徒弟,聖開後來不叫「聖開」了,叫「一無」,他就自己到外面去創,可能就到埔里去創,創得還不錯,還可以。

當然,東老圓寂後,聖嚴法師也發揮得很好,他的願力也夠,名望、知識也夠,各方對他的期待也很高,他做得真的很不錯,這一點值得讚揚。

聖嚴法師有一天找我,看看能不能來幫忙,教教徒弟們懺法、唱誦等。我只要有人願意學,從來我不說不可以的,再忙我還是要教。

教了以後呢,聖嚴法師禮貌很好,過年過節,就送一些東西給我。這個不是說多少、好壞的問題,這個代表這一個人的心意,他關懷你、呵護你、看得起你。所以他請求要做什麼事情,我沒有說「不」的權利,全部都答應。像要修「水陸」。我就教「水陸」;修「焰口」,教「焰口」;要修拜懺,教拜懺,我可說是和盤托出,沒有保留的。

當然,只要是這裡有事,我一定會來,只要做得到,這就是「有情有義」,人家對我們好,我們就對人家好。有一次,聖嚴法師好像匯了一筆為數不小的錢給我,把我嚇了一跳!我說:「這怎麼一回事,怎麼拿這麼多錢給我?」他說:「哎呀!一點點啦,一點點啦,沒有什麼。」就是這一點,不容易!我從來沒有接受過人家這麼大的一個供養,平常都是一萬、兩萬、三萬、五萬的,像這種一下子大筆金額的供養,當真的嚇了一跳,從來沒有過。這就是看到這個人心,見到很大的心量,真的很幫忙!所以,只要你們有事,我一定要來做。

後來,我先把「焰口」教會了,你們現在會放「焰口」了不是嗎?「梁皇懺」教會了,你們會拜「梁皇懺」了;「大悲懺」、「淨土懺」都教過了。那麼,接下來我就建議打「水陸」。他也蠻聽我的建議,那我就要把他們教會。當然,第一年還不可能全靠自己的人,一定要找外面的人。因為,太繁、太多了,不是說,一下子教會,你就全記得、做得很如法了,不可能的。我們第一次叫外面的人來做,我們看、來聽,看他怎麼做;第二年,那麼就自己做了,我的觀念是這樣的。所以,第一次辦還是堅持要請外面的。就像今天我叫他們:「你們哪一個站起來,唱一唱!」結果沒有人敢出來唱,沒那麼簡單的。

沒有時間訓練,沒有時間練習,又很少到外面去聽人家唱誦,你說我教的那個慧明也好、圓朗也好、圓忠也好,他們先負責水陸內壇的香燈,就做了幾十堂了,幾十堂下來就一直聽他們唱,這些東西,這些規矩,都懂了。他們學過了,馬上就能做了;我們學過,為什麼不能做?因為你沒有去看這些儀式,沒有看這些東西,所以,問題是出在這裡。我們的比較難上手,人家的就比較容易些,就是這個原因。

自認一生為他人抬轎子,不敢論功德事蹟
其他像同樣是焦山的學生,也是我們的同學的雲霞法師,他之所以後來能做到善導寺的住持,也是妙然法師的意思。這些臺灣佛教相關的歷史,妙然法師編了一部《臺灣佛教大事記》,那一本書上也有很多的記載。

我個人沒有什麼事蹟,也沒有什麼成績可講。我的這一生都是抬轎子,都是抬人家起來,我都沒有想要自己怎樣,從來沒有。我都是幫人家忙、捧人家、協助人家,我就是這麼做。所以,就沒有什麼事蹟說是我主導的。

只有《今日佛教》是我辦的,就這麼一點點而已。中國佛教會創會的時候,我也做得不錯。那時候,我做財務組長,我要去化緣。那時候,好在有兩個人,一個是「五分珠」的老闆,一個是「伍順自行車」的老闆,這兩個工廠的大老闆都是我的徒弟,我沒有錢就去找他兩個人,他們出了很多錢。辦會要錢,辦什麼通通要錢,因此我做財務組長,就等於要去化緣。我們把這佛教會辦上了軌道之後,白聖法師接手了。

我沒有什麼事業,就是從年輕到老,這一生給人抬轎子,阿彌陀佛!


本文引自:臨濟、曹洞法脈東初老和尚紀念數位典藏專輯
http://dongchu.ddbc.edu.tw/index.html
~感恩隨喜贊歎功德無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臨濟護國禪寺 Zen Temple 臨濟寺

 

台灣佛教論壇推薦排名

台灣佛教論壇排名推薦

精靈寶可夢 Pokemon Go

手機遊戲 mobile game

免費佛教音樂網

弘憶佛教論壇

弘憶佛教論壇 Facebook

弘憶佛教論壇 China Buddhism Wiki Blog

弘憶佛教論壇 Pixnet Net

基礎佛學資料

佛學教室。佛法入門

佛教戒律學綱要

心得分享討論版

感人文章。故事書籍

淨業與念佛

禪宗 Zen。生活禪

密宗金剛乘

佛教寺廟。活動看板

佛法與生活

佛教音樂。佛曲mp3

免費結緣訊息

佛教釋大寬法師佛學問答

咒語教學。佛經介紹

中國佛教會BAROC

線上翻譯網站 Online translation website

台灣論壇 Taiwan Forum

中國大陸佛教論壇

沉香論壇 Agarwood

電子書免費下載

維基百科知識專家

弘憶兒童佛學班

電影。電視 Movie TV

世界新聞。生活資訊

健康。遊戲。熱門

Mobile 手機王。電腦 App

Ptt bbs web 批踢踢

免費廣告 Free Advertising

求職網站。招職招聘Jobs

摩尼網bbs網路社區。留言板

中國佛教協會 China Buddhist Association

中國佛教協會

中國佛教協會 Facebook

中國佛教協會 China Buddhism Wiki Blog

中國佛教協會 Pixnet Net

中国佛教协会

中国佛教会

地藏论坛 www.bskk.com 

地藏缘论坛 www.folou.com

中国佛教史

佛教音乐 Music

佛教故事 Stories

佛教歌曲 Song

佛教文物 Relics

佛教活动 Activities

佛教电视台 TV 

佛教导航 

佛教新闻 News

佛教维基百科 Wiki

佛教网站搜寻 

佛教线上图书馆

佛学知识 

佛教七宝

佛教历史文化

世界佛教论坛

佛教正法中心

中国佛教如来宗派 

佛教大藏经 Cbeta

佛网留言板

 

| Ptt 批踢踢 | 免責聲明書 | 兒童佛學夏令營 | 纵横搜索 | 佛教文物購物網 | 多媒體下載 | 佛教書店書局 | 清心 | Buddhism wiki |

| 佛教經典功德會 | 大藏經 | 佛學辭典 | 電子書免費下載 | 佛陀紀念館 | 佛光山 | Youtube網站 | 佛教音樂 | 佛教經典 |

| 牟尼佛法流通網 | 佛教釋大寬法師 | 弘憶有情互聯網 | 佛網 | 新浪網Sina | Yahoo! | Google | 百度 | Bing | Alexa網站排名 |

| 十大新聞 | 慈悲喜捨小站 | 佛經 | 梵文咒輪 | 摩尼 | 佛教 wiki | 佛教圖書館 | 佛教論壇 | 佛教 | 佛教經典梵文 | 佛像觀音圖片集 |

 

| 求職 | 新聞 | 電視 | 影音 | 字典 | 拍賣 | MP3 | 健康 | 知識 | 雜誌 | 生活 | 下載 | 網路書店 | 佛光山 | 佛陀紀念館 | 佛教如來宗 |

| 楞嚴經 | 金剛經 | 大悲咒 | 楞嚴咒 | 法師 | 佛教經典數位圖書 | 陀羅尼 | 佛教線上 | 佛教維基 | 網路書店 | 淨土宗第十四代祖師 |

| Google Adwords | 兒童教育 | 佛教七寶 | 佛教歌曲 | 佛教四大名山 | 佛教釋大寬法師翻譯 | 禪話 | 禪宗 | 禪定 | 禪修 | 標點符號 |

| 六字大明咒 | 熱門 app | 唵嘛呢叭咪吽 | buddha buddhist | 歌曲下載 | 阿里巴巴 | buddha buddha | 下載mp3歌曲 | 下載mv | 下载的音乐

| 熱門關鍵字 | 熱門電影 | 音乐mp3下载 | 下载的歌 | 下载歌 | 好聽歌 | 下載音樂網 | one take | 音樂下載免費 | 露天拍賣 | 拍賣網

| 中央氣象局 | 地震 | 12000 | 波羅蜜 | 海濤法師 | 我慢 | 台灣論壇 | 教育部字典 | 英文翻譯中文 | 國語字典 | 藏傳佛教

| 浴室 | 陽台 | computex | 電腦展 | pdf轉檔 | mp3下載 | 惜物網 | .pdf | 林志炫 | 大愛電視台 | 黃色小說 | 教育部字典國語辭典

| 馮馮 | 抽籤程式 | ppar | 經行 | 大悲咒下載 | 梵天 | 英翻中 | txt電子書下載 | 丁珮 | 凈空法師 | 中翻英 | 佛教論壇 | 阿彌陀佛經

| 竹林寺 | 色情小說 | android mp3 | 聲音沙啞 | 下課鐘聲 | 禪修 | youtube下載 | 地藏論壇 | 地藏緣論壇 | 地藏论坛 | 世界佛教论坛

| 地藏缘论坛 | 母親節 | 藥師經 | 佛教電視台 | 購物拍賣 | 十八禁 | Temple Run | Adobe Reader | WhatsApp | PPS影音 | 酷狗音乐 | 街景服務 | Firefox

| 电子书 | 知识专家 | 佛学资料 | 译经院 | 台湾论坛 | 中国大陆 | 佛教寺庙 | 佛学班 | 世界新闻 | 药品健康 | 留言板 | Android App | 热门焦点

| 大藏经。佛经 | 法义辨正版 | 佛经书籍法宝流通 | 戒杀放生论坛 | 佛教资讯 | 戒邪淫论坛 | mobile01 Line 贴图 | Android App | 禅宗禅修禅语

| 净土宗念佛 | 密宗。藏传佛教 | 證嚴法師 | 星雲大師 | 常律法師 | china.buddha00@gmail.com

| 聖嚴法師 | 淨空法師 | 太虛大師 | 求職十大熱門網站 | 法鼓山 | 文殊講堂 | 印光大師 | 消災祈福 | 光明燈 | 八吉祥

| 雲端硬碟 | wiki en | 威力彩 | 黃金價格 | 黃金 | 六祖壇經 | 蕭平實 | 周杰倫 | 熱門 | QQ空间 | 台電 | 停電 | 指考 | 狂犬病

| 新浪微博 | 騰訊微博 | 統一發票 | 高鐵 | Claude Debussy | iPhone 6 | iPad | 停班停課 | 颱風假 | 台北市政府 | 行政院 | 中元節

| App 推薦 | 電視頻道 | TV線上看 | 佛教釋大寬法師 | 無名小站 | Yahoo!奇摩部落格 | 台灣佛教網路論壇 | 孩子不壞 | Buddha Facebook

| 施食儀軌 | 奧運 | Blogger | 佛教Buddhism | 熱門歌曲 | 音樂&影片 | 線上鬧鐘 | 摩尼網 | 廣告聯盟 | Advertising Alliance | Android APP Store

| 金色蓮花 | 服貿協議 | 佛教電影 | 電視連續劇 | 佛教如來 | 釋大寬 咒輪 | 佛學資料 | 達賴喇嘛 | 佛學多媒體 | 佛學數位圖書館 | 萬年曆

| 梵唄教學 | 潮音禪寺 | 黃色小鴨 | 比特幣 | 海雲繼夢 | 大華嚴寺 | 佛教維基wiki | 導覽手冊 | 悟禪法師 | 釋大慈法師 | 咒輪貼紙

| 生命加油讚 | WeChat 微信 | Line貼圖 | 短網址 | 全職法師 | 光明禪寺 | 生命的意義 | 密勒日巴傳DVD | 小說漫畫網 | 廣欽老和尚 | 明若曉溪

| 生命靈數 | 明曉溪 | 生命教育 | 海濤法師爭議 | 慧律法師mp3 | 水陸法會 | 百年虛雲 | 佛舞 | 準提咒 | 柯文哲 | 準提神咒

| 藥師佛 | 華嚴聖因精舍 | 釋大寬 施食 | 覓菩提 | 傳悔法師 | 夏令營 | 釋大寬法師法像 | 陳喬恩wiki | 華嚴經 | FLV | 優酷youku

| 療痔病經 | 健康長壽秘密法 | 佛曲

GMT+8, 2019-4-20 14:45 , Processed in 0.111149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